无锡真爱健康官网-专注糖尿病营养调理,营养方案个性化定制

  • 咨询热线:0510-85730778

技术思想

2000年,科学家预估全世界的糖尿病患者会从2000年的1.71亿增加到2030年的3.66亿,这在当时是一个非常悲观的估计,可实际到2014年这个数目已经高达4.22亿。2016年4月,中国的糖尿病患者达1.139亿。在医学科学快速发展的当代,糖尿病发病率呈现爆发式增长。我们是否需要思考:当前所用的药物只能减缓却无法阻止糖尿病病程的发展。过去对糖尿病的研究和治疗,是不是还没有触及要害,药物是不是还没有找到最佳的治疗靶点[1]?解放军总医院母义明教授在报告中指出:目前我国糖尿病处于高流行、低水平控制的现状,糖尿病治疗药物并不能从根本上治愈该疾病[2]

201708031012487919.jpg

欧洲糖尿病指南与美国糖尿病指南均强调糖尿病管理需要从优化降糖的单一思路转变为降脂、降压和降糖的综合管理[3]。糖尿病的防治已经从多种危险因素单独干预进入到综合管理的时代,无锡真爱营养与健康定制有限公司原创糖尿病营养调理整体解决方案,是以营养干预为一手段成功逆转糖尿病等慢性疾病的高端健康定制服务机构。

2017061511410626626.jpg

真爱健康糖尿病营养调理核心技术思想体系:科学膳食、器官干预和营养补充。科学膳食是基础,器官干预是重点,营养补充是关键,三者相辅相成,密不可分!从膳食干预入手,结合器官干预(肠道、肝脏和肾脏等器官)和营养补充等综合手段,纠正糖尿病代谢紊乱,消除体内炎症、降低氧化应激和改善胰岛素抵抗,修复胰岛β细胞,恢复机体稳定血糖的能力。

20170615114144614461.jpg


全世界的人都知道:糖尿病是吃出来的!离开科学膳食,糖尿病的康复就无从谈起。膳食结构的调整是糖尿病患者康复的重要前提。真爱健康营养厨房将为您个性化定制饮食方案,建立“病从口入”的防线,从源头调理您的糖尿病。

真爱健康器官干预技术对人体的肠道、肝脏和肾脏等器官进行综合干预。肠道是机体营养物质消化吸收的主要场所,因此肠道微生态与糖尿病的发生发展密切相关,已成为糖尿病防治不可忽视的靶器官[4]。肠道干预可排出肠道内代谢废物,补充益生菌增加有益菌数量,重建肠道微生态,减少肠道内毒素入血;修复肠粘膜,促进肠道上皮细胞分泌肠促胰素[5],促进β细胞增殖,从而增加胰岛素的分泌,达到稳定血糖的目的。

拓展阅读:真爱健康糖尿病营养调理核心技术揭秘——肠道干预

肝脏是糖代谢的主要脏器,糖尿病可加重肝脏受损,肝脏在胰岛素抵抗中与一些肝脏炎症因子密切相关,在糖尿病的发生发展中有一定的内在联系,也是控制血糖的最后一道防线[6]。肝脏干预清理肝脏内部沉积的脂质垃圾,减少肝脏内部脂肪,增加胰岛素的敏感性;恢复肝脏调控糖原的能力,达到肝脏稳定血糖的目的。

拓展阅读:真爱健康糖尿病营养调理核心技术揭秘——肝脏干预(一)

真爱健康糖尿病营养调理核心技术揭秘——肝脏干预(二)

2008年DeFronzo教授提出了著名的2型糖尿病病理生理机制“八因素”学说,该学说认为肾脏葡萄糖重吸收增加是2型糖尿病发生发展的重要一环[7]。除了肝脏,肾脏是唯一能够通过糖异生产生足够多的糖并释放进入血液循环的器官,而且还要负责对血浆进行过滤以及对糖进行重新收或排泄[8]。肾脏干预消除肾脏炎症,降低氧化应激,改善肾脏对葡萄糖滤过和重新收功能,稳定机体血糖水平。

拓展阅读:真爱健康糖尿病营养调理核心技术揭秘——肾脏干预

调查显示,糖尿病患者普遍存在营养缺乏现象。另外,大量的研究[9-10]证明:体内过多的自由基所引起的氧化应激,与胰岛素抵抗和胰腺β细胞功能受损有着密切的联系,是导致糖尿病发生与发展的重要因素。科学研究证实,欧米伽-3脂肪酸、维生素C、E、铬元素和大蒜素等多种营养素,具有多种抗氧化的功效,对糖尿病患者体内过多的自由基具有清除作用,同时对氧化应激引起的组织损伤具有保护作用[11]。同时营养素可为胰岛细胞的康复提供充足的原材料。补充营养素,有利于体内炎症的消除,增加胰岛素的敏感性,改善胰岛素抵抗,促进胰岛功能修复[12-14]。

      真爱健康独创糖尿病营养调理整体解决方案,打破糖尿病终身服药魔咒!给真爱健康一份信任,真爱健康还您一个奇迹!



参考文献

[1] 李明. 空腹胰岛素增高导致胰岛素抵抗[J].中华高血压杂志, 2016,24(10):910-914.

[2] 顾钰琳, 谷伟军, 秦贵军, 等. 中华医学会第六届全国糖尿病及性腺疾病学术会议纪要[J].中华内分泌代谢杂志, 2017,33(3):250-253.

[3] 吴平生. 高血压患者他汀治疗的临床思考[J]. 中华心血管病杂志, 2017,45(1):3-4.

[4] 游玉明, 任亭, 张世奇, 等. 花椒麻味物质对糖尿病大鼠肠道微生态的影响[J].营养学报, 2017,39(2):170-176.

[5] 中国胰岛素分泌研究组. 中国胰岛素分泌研究组第十四次会议——2016年度报告[J].中华内分泌代谢杂志, 2016,32(10):876-885.

[6] 李改华. 肝脏在糖尿病发病中的地位[J].大同医学专科学校学报, 2006,(2):40-41.

[7] 陈榕, 邹大进. 重新审视2型糖尿病的病理生理机制:肾脏的作用不容忽视[J]. 中华糖尿病杂志,2016,8(8):505-507.

[8] 翁建平. 钠-葡萄糖共转运蛋白2抑制剂研究新进展[J]. 中华糖尿病杂志,2016,11(8):645-648.

[9] Penckofer S, Schwertz D, Florczak K . Oxidative stress and cardiovascular disease in Type 2 diabetes: the role of antioxidants and pro-oxidants[ J]. J Cardiovasc Nurs, 2002, 16(2): 68-85.

[10] Ryu S, Ornoy A, Samuni A, et al. Oxidative stress in Cohen diabetic rat model by high-sucrose, low-copper diet: inducing pancreatic damage and diabetes[ J]. Metab Clin Exp, 2008, 57(9): 1253-1261.

[11] Padayatty SJ, Katz A, Wang Y, et al. Vitamin C as an antioxidant: evaluation of its role in disease prevention[ J]. J Am Coll Nutr, 2003,22(1): 18-35.

[12] 高青松. 不同类型脂肪酸对SD大鼠血清脂肪酸及胰岛素抵抗的影响[D]. 中国人民解放军军事医学科学院, 2010.

[13] 薛莹, 刘超. 2型糖尿病与微量元素[J]. 医学综述, 2007, 13(3): 214-216.

[14] 韩玉坤, 杨阳, 刘玉翠等. 大蒜素对II型糖尿病发生发展的影响及作用机制[J]. 吉林医药学院学报, 2014, 35 (4): 297-299.